1998年~2008年:菲律賓貧民區生活體驗 
  自1998年起連續五年,輔仁大學社會系/社工系由羅四維教授帶領學生赴菲律賓馬尼拉都會區北方的 Navotas 市貧民區進行生活體驗。當時是由當地的非政府組織 Pagglay Puso Foundation(簡稱PPF) 負責協調安排,讓大學生在貧民區有為期十天的生活體驗。2008 年夥伴學習機構PPF 討論合作的方案,預計至Navotas地區的三個幼托學校進行英語教學,教育方案持續至今。Navotas貧民區的幼托中心及當地生活情況的照片,請點選 Navotas2009觀看 -----擷取自輔仁大學國際夥伴學習推展中心


國際夥伴學習-菲律賓教育方案心得分享heart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魏睿彤撰2017.04.11

(全文文章)

 

 

 

 

 

 

 

 

 

 

 

 

 

在漸漸適應這裡生活的同時其實也默默數算著回去的日子

菲律賓是一格貧富差距極大的國家,人們生性樂天溫暖熱情,剛來到Navotas的我一開始有些不習慣,我們住在離海和公墓只有幾步距離的Bacong silang ,聽說住在越靠海越是貧窮,我們分別被分到兩個學校(Bagong day care和Bagong silang)兩間學校相聚並不遠,走路的路程大概15到20分鐘,Berly從我剛到的第一天,總是不斷提醒我們背包要背前面抓緊包包,所以一開始走在Navotas的街上時,我們難免緊張甚至小心謹慎,可每天只要剛踏出家門總有無數的人們無論是大人或是小孩來找你攀談,一開始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回應畢竟這不是住在都是的我們常有的現象,但其實他們生性熱情毫無惡意。

在這裡因為氣候的關係四季如夏,沒有熱水蓋被子和用吹風機的習慣,這裡沒有蓮蓬頭更沒有沖水馬桶,都是用水瓢沖水和盛水。

我住進了一個在Bagong silang 的大家庭,mama harlyin擁有6個孩子和2個孫子,而Berly和mama harlyin是姐妹,他們就住在隔壁,有事時大喊就有人回應,而Berly也有好多小孩,所以下課回到家時在家的日子從來沒有不熱鬧的。

在這裡的夜晚每天都很精彩,有時候我和我的室友哭笑不得,每天晚上都會看見無數次老鼠,常常被嚇得晚上醒來好幾次甚至常常自己被自己嚇醒,這裡的蟑螂極多,常常在我們和家人說話時無意間就爬過我們的腳,一開始真得蠻怕得後來也就習以為常了。

Bagong day care和Bagong silang的小朋友年紀都好小好小,年紀大概是3~5歲

我們每天早上8:30到15:00是上課時間,這個年紀的孩子就像一個塊海綿一樣,絕不能小看他們的年紀,學校裡早已在教英文的顏色,他們也早已學英文的數字,我們到那裡並沒有教太多知識性的正課,我們選擇比較有趣的課程,像是團體遊戲,說故事,寫書法,畫畫課…….。

其實這裡的小孩都好小好小也好可愛,我們講的是英文其實上課都是透過老師們翻譯給他們聽的,他們常常看著我們說話,其實我們都聽不懂,但是他們還是會很可愛得繼續說,看著他們天真的眼睛歡喜地笑可愛得說,有時候心都要融化了,所以他和說麼都捨不得拒絕他們。

我很喜歡中午到學生的家裡吃飯的時間,因為一直換班級上課的關係,還有菲律賓人的名字有時要不是超好記要不就是超難記,所以中午到學生家裡吃飯,是一個很好拉近距離的方式,爾且可以很真實得了解每個孩子的家庭狀況,了解他們的家庭組成和經濟狀況,菲律賓的家庭普遍都生好多小孩貧富差距也很懸殊,這樣的方式非但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孩子的家庭狀況更拉近了距離。

我們因此在一次的午餐,來到Bagong silang 的海邊,和學生的家人來到了海邊學生的家人們一起出海,海邊的垃圾極多但遠看確實美麗著,在海上時吹著海風,所有的人都靜默了,大概是大海的力量,那時候我神鞥不就這樣子就夠了嗎,只要所愛的人在身邊,簡簡單單得,儘管只是看著海,也可以很幸福。

我想快樂和幸福的程度,從來不會和貧富數字有相對關係

短短兩週的時間,他們帶給我們的往往比我們帶給他們的多更多更多,畢竟我們大部分並不是受過專業師資訓練的老師,我們帶給他們的更多的是陪伴和歡笑,實質上的教育意義我想並不大,他們給我們的包容和理解更多更多,我們不斷得在適應和調整著,孩子和家人們也是,是包容與愛讓我們更加接近更加靠近。

enlightened更多訊息: 輔仁大學國際夥伴學習推展中心


東南亞國家